您的位置: 主页 > 从灿星IPO看中国音乐类综艺节目制作发展历程

从灿星IPO看中国音乐类综艺节目制作发展历程

  近两个月内,灿星制作在IPO过程中又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根据7月16日中信建投证券所发布的《关于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工作进展报告》显示,投资者分别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西藏齐鸣音乐有限公司,后者的主要股东均是来自腾讯的高层。作为国内领先的音乐类综艺节目制作公司,灿星制作的上市自然引起了在布局泛娱乐领域之事上雄心勃勃的互联网企业的关注,此次分获阿里巴巴和腾讯两家巨头的投资,预示着互联网企业正在进一步蚕食泛娱乐版图中音乐类综艺节目这一领域。

  灿星制作是国内第一家实行制播分离模式的综艺制作团队,同样地,也见证了音乐类综艺节目制作在中国的发展历史。

  早期,在网络综艺还未崛起的时代,电视综艺均是由各大电视台自主制作并播出,其中的佼佼者便是湖南卫视独立制作的选秀节目超女快男系列,以及后来的专业音乐节目《我是歌手》(现:《歌手》)。

  2012年,灿星从上海SMG分离出来,开始独立制作从荷兰引入版权的音乐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并以浙江卫视为平台进行播出,引发了现象级的热烈反响,收视率一度突破6%,多期蝉联第一。节目获得巨大成功后,制播分离的模式开始走入人们的视野,文娱界和资本界开始充分认识到综艺节目内容制作所蕴藏的巨大商业潜力。这种启用外部人才的制作模式不仅能够大大提升综艺节目的孵化创新,同时能够在内容制作和招商引资两方面形成明确的分工,保障节目的质量。

  从2013年到2016年,制播分离模式逐渐在中国的综艺节目市场中得到大面积应用,这种现象在需要较强专业性、创造力和较大投资额度的音乐类综艺节目中尤其明显。在2016年的高峰时期一度达到44.1%的占比,虽然之后随着资本市场的热潮褪去,在2017年占比和数量有轻微下降趋势,但足可以见其对传统综艺节目制作方式的影响之深。

  音乐类综艺节目在发展中形成了较成熟的商业模式,即广告收入+版权分销收入(包括节目播放权和音乐版权),并按照电视台控制权的大小演化出了四种合作模式:1.由电视台投资, 制作公司仅负责节目内容的创意和制作,并收取制作费,不参与广告招商、版权分销等后续运营;2. “中国好声音”模式,制作公司投资并制作,电视台负责招商运营,对广告收入和版权分销收入进行分成;3. 制作公司负责全部投资制作及运营,并购买电视台播出时段作为播放平台;4. 由电视台和制作公司共同进行投资和制作,最后根据投入人力和资力的占比对收入进行分成。

  近几年,市场环境的变化导致音乐类综艺节目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在经历了2012-2016年的高速发展后,受到政策限制和资源限制的影响,电视台与制作团队之间又开始渐渐形成了互相掣肘的局面。

  首先,由于市场本身具有集中度较高的特点,头部的几大卫视几乎占据了全部的市场份额和观众流量,而广电总局每年所颁布相关节目数量的限制更是进一步削弱了制作团队的选择余地和话语权;其次,音乐类综艺节目相较于其他类型的节目而言需要更加巨额的投资和精良的制作,电视台与制作团队在相互依赖的同时也会存在利益分配的问题,在针对这一问题进行谈判的过程中会进一步形成时间资源和人力资源的损耗。

  2014年,视频平台自制元年悄然到来,从网络电视剧到网络大电影,互联网平台自制的内容极大程度的冲击了传统的文娱市场。而在网络自制综艺方面,视频平台首先是从模式简单、投入较低的脱口秀综艺开始试水,例如由爱奇艺出品的说话达人秀节目《奇葩说》,在短时间内收获了较大的成功。

  网络自制的风潮一时席卷了内容制作界,优秀的制作人开始抓住风口纷纷投奔至视频平台的麾下。随着运营经验和资本积累的成熟,手握优秀制作团队的头部视频平台开始转向涉猎于投资更大回报更高的音乐类综艺节目,诸如《中国有嘻哈》(现:《中国新说唱》)、《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这样风靡一时的音乐类综艺节目开始一个接一个从网络视频平台产出。而视频平台之所以选择从选秀类音乐综艺下手,其原因在于选秀类节目所衍生的粉丝经济将能够带来除广告和版权之外的另一商业化驱动力,由粉丝自主发起的为偶像投票、打榜等行为,可以为节目高额投资后的回报带来双重保障。

  在2017年至2018年的初期试水阶段,这种模式所产出的音乐类综艺节目对市场交出了一份相对满意的答卷,在互联网效应的助力下,相关领域内爆款频出,《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节目纷纷成为了现象级的作品,节目播放量屡创新高。

  根据艾瑞数据监测产品mVideoTracker统计结果来看,这些代表性节目的单周累计播放量最高值都能够达到亿量级,远超同类别节目均值数倍之多。

  探究这些节目背后的制作团队,我们不难发现其中潜在的关联:《中国有嘻哈》的总导演车澈来自灿星制作,也是原《盖世英雄》、《蒙面歌王》等音乐综艺节目的总导演;《偶像练习生》总导演陈刚是2017年湖南卫视《快乐男声》节目总导演;《创造101》的制作团队是湖南卫视原《歌手》节目的制作团队。这样制作人的大规模“迁移”或许预示着音乐类综艺节目继制播分离之后即将到来的下一个时代——视频平台自制模式。

  由于音乐类综艺节目所衍生的艺人经纪、音乐版权分发等业务具有与其他综艺节目制作不同的特点,整体音乐类综艺节目制作会在垂直领域内形成更加专业化的产业链。

  在制作开始之前的策划阶段,制作团队需要首先敲定节目播出平台及分销平台,预估观众流量规模并制定播出方案,再根据节目模式联系艺人资源,沟通和协调档期,之后才能正式进入节目制作和运营阶段。

  节目录制完成并播出后,相对应所产生的音乐版权将能够再度进行分销至在线音乐和K歌平台。另外,针对选秀养成类音乐综艺节目,所孵化出来的演艺明星可以通过后续的经纪运营形成新的艺人资源,完成内部的生态循环。

  因此,有别于传统的电视台自制模式和制播分离模式,视频平台自制再度将制作和播出结合到一起,能够做的更好的原因在于其手握资源的整合性。而在视频平台崛起之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旗下拥有娱乐经纪公司天娱传媒和线上平台芒果TV的湖南卫视。通过整合旗下艺人资源、平台资源、和分发渠道,湖南卫视完整的触达至产业链上下游,形成以流量和内容为中心的内部生态循环。而视频平台则同样具有这样的特点,无论是自主完成制作、播出、版权分销、艺人经纪等一系列运营流程的爱奇艺,通过联动腾讯系旗下其他平台及企业(如企鹅影业、QQ音乐等)共同完成流量闭环的腾讯视频,还是自制了《这!就是》系列的优酷视频,都通过整合的资源独立完成了耗资较大的音乐类综艺节目制作及运营。

  从节目内容角度来看,此前一个方向是强调专业化和实力(如《歌手》、《中国好声音》等节目),另一个方向是强调选秀和偶像养成(如《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等节目),未来,制作团队或将加强在音乐垂直领域内的探索。自从《中国有嘻哈》将嘻哈音乐带入大众视野,人们开始意识到中国的音乐消费者拥有更加多元化的类型偏好,各个垂直的音乐领域已经建立起了一定的群众基础。近日已有报道称《歌手》的制作人洪涛正在计划筹备国内首档电音选秀节目,因此,对于音乐类综艺节目来说,电音、摇滚、民谣等细分垂直音乐类别都将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风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热门综艺有点冷 尴尬局面何时破?
下一篇:这个夏天 热门综艺有点冷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