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让学生论证迟交作业合理性这名80后副教授还和学

让学生论证迟交作业合理性这名80后副教授还和学

  因为迟交作业,华东政法大学一名学生在一个300多人的微信群里@了授课教师马寅翔。对此,马寅翔给这名学生出了一道题:论证迟交作业的正当性。

  这位学生经过一番“挣扎”后,发出文章《论迟交作业之合理性》,从法律层面论证迟交作业的合理性。之后马寅翔反手又回了一份《关于“迟交作业案”的归入法分析》,从三方面论证补交作业行为有效,成绩不受影响。

  10月23日,马寅翔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说,他思考过如果简单地接受或不接受学生未按时交作业这件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简单地接受,那其他按时交作业的学生权益就会有损害;如果不接受,那学生的关注点有可能是教师不收作业不近人情。他当时就想到了大家正在学习归入法,不如活学活用,大家来讨论。

  马寅翔:我起初是估计学生没写作业,但这名学生在有300多个人的微信群里@了我,表达了他是写了但没交,而且他提出了“风险分担”,这就激起了我的兴趣。既然他使用了学术话语与我交流,我也就下了个小任务,要他提出事例上的依据。我觉得这名学生也比较有争取精神,韧性是比较强的,我一看学生很起劲,就有了后面的小文讨论。

  刑法案例研习是一门专业限选课程,我是第一次教授这门课,这门课192名学生,主要是培养学生分析、表达能力。目前,由于学生较多,分为30多个小组展开学习。这次作业是第一次作业。

  我觉得我的教育理念是,老师不能一味的高高在上,老师的处理方式不能非常生硬。我确实思考过,如果简单地接受或不接受他未按时交作业这件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简单地接受,那其他的按时交作业的学生权益就会有损害;如果不接受,那学生的关注点有可能是老师不收作业不近人情。

  我当时就想到了我们正在学习归入法,不如活学活用,大家来讨论,因此写就了一篇《关于“迟交作业案”的归入法分析》,虽然是比较开玩笑的方式,但也希望学生能接受这种探讨方式。

  马寅翔:最初我的教学是一板一眼的,但估计学生不愿听,授课效果也非常不好。

  2013年博士毕业后来到华东政法大学,经历了两年师资博士后,2015年7月起,进入法律学院刑法教研室,教授刑法学,主要是面向大一、大二学生授课。当时的上课氛围不活跃。我们有选课的系统,配有匿名评价,学生对我的评价是这门课由年轻老师教授,授课风格比较呆板、严肃,听不下去,在全校的老师评价排名中较低,为此我自己很难受。

  我开始反省,如今的学生接受信息渠道较多,我所教授的这些信息他们都可通过网络,甚至其他的老师上课录音录像学习到,因此我开始探索言语表达上的突破。在课堂上,利用影视化作品的桥段来让大家分析,如《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电视剧的桥段。比方说,女性被强奸,打死对方算不算正当防卫;下迷药被强奸,打死对方算不算无过当防卫等。

  我们选课时间是固定的,目前,并非选课时段,即使明年选课人数增多,也坚持初衷,我的初衷是上好这门课,可能建议限制选课人数。

  马寅翔:大一大二的学生比较活泼,他们不怕老师,平等意识较强,在他们眼里,老师是平等的民事主体。我比较随和,大家聊天非常轻松。

  虽然我和他们有年龄差距,但我也会去关注他们喜欢的东西。比方说,我从本科到博士,也会看《名侦探柯南》、《海贼王》。有时候跟他们聊起这些动画片,他们也会很惊喜,原来老师也会与他们有相同的喜好。

  马寅翔:我是山东人,考大学本科时,主要是听从家里人的建议,老一辈认为,学而优则仕,因此高考时选择考取了法律专业。但是,我从小向往做一名老师,因为老师每天都能看到年轻面孔。而且我喜爱搞研究,从中能获得乐趣。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对自身要求比较严格。

上一篇:新版“日本动漫圣地”名单:含多部动漫原型地
下一篇:破解动漫游戏企业出海难需多措并举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